单品大卖327亿的兴全基金曝内伤 明星经理批量流失八成产品收益为负

时间:2018年04月12日 16:16:33 中财网
  今年以来该基金公司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平均收益率仅为-1.69%,逊色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近八成产品收益率为负
  没有什么能天长地久,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这大概是滥殇的“心灵鸡汤”式金句中最有哲理的判断。不过,这样的告戒若来自某家基金公司,就变得意味深长。

  兴全基金曾于2007年6月A股突破6000点时向其投资者警示风险,并“苦劝”基金持有人赎回股票基金。担当在任何时刻都可贵,兴全也就此被誉为“良心基金公司”。

  2016年初,A股震动剧烈之期,兴全基金投资经理吕琪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今年本人管理产品大概率不能赚钱”等相关言论,虽然被监管部门认为“相当不妥”,并遭到中国证监会出具警示函,但屁股指挥脑袋,收益决定好恶,吕琪再次被网友盛赞为“良心基金经理”。

  2018年初,权益类基金掀起发行热潮,兴全基金旗下产品兴全合宜基金首募规模达到327亿元,有效认购户数达到34.91万户,创下权益类基金历史首募第三高纪录。然而,与此相伴而来的亦有外界对该公司良心的普遍质疑——规模不设上限,也不进行按比例配售,只管自己赚管理费,是否对投资者不太负责?

  跨度十年的良心丰碑,或缘于同业的不愤,或来自爱护者的担心,首度变得动摇起来。

  近年来,兴全基金的公募规模突飞猛进,2014年在货币基金的助力下,该公司的规模从322.34亿元猛增至913.97亿元,并于次年突破千亿。特别是2018年以来,由于兴全合宜基金的“史诗级以认购”现象,该公司规模一度突破2000亿元。

  问题是,与火爆的募集场面形成鲜明对比,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老牌基金公司的投研实力,正在悄然生变,管理层动荡、核心人员相继出走,各种负面阴霾陆续袭来。令市场尤为敏感的是,不久前兴全基金副总经理傅鹏博辞任的消息获得官方证实。根据兴全基金发布的《关于解聘副总经理的公告》,傅于3月21日因“个人原因”离职,并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

  人员流动对于基金界本是习以为常,但傅氏挂冠所以引起业界关注的原因却有些特别:该公司旗下多只基金业绩已呈滑坡趋势。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4月3日,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兴全基金有11只产品收益率甚至为负,主动管理权益类基金的业绩在行业已处于中下游。

  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及分级基金后,该公司旗下9只主动权益类基金2018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为-1.69%,不及行业平均水平。这一成绩在103家基金公司(剔除相关产品少于3只的公司,下同)中位列第55名。

  从良心兴全,到网红兴全,这家频频引发媒体关注的基金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准确地说,投资者们还会因美好的回忆继续捧场吗?

  新一年规模大举扩张
  兴全基金于2003年9月30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亿元,其中兴业证券的出资占注册资本的51%,全球人寿保险国际公司的出资占注册资本的49%。最初几年,兴全基金规模发展平稳,从2007年到2013年,该公司的公募管理规模一直徘徊在250亿元到440亿元之间。

  2014年,该公司借货币基金东风,管理规模从322.34亿元猛然增至913.97亿元,同比增幅近2倍。2017年,兴全基金旗下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货币型基金三路出击。截至当年年底,兴全基金公募管理规模为1599.84亿元,在122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21位;非货币基金资产合计841.4亿元,在122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7。

  2018年初,兴全合宜基金首募规模达到327亿元,创下权益类基金历史首募第三高纪录。随着兴全合宜基金横空出世,兴全基金规模再次跃升,一举迈进2000亿元俱乐部。这,大概是兴全十五年来最高光的一刻,尽管此业绩的达成有着不少偶然因素。

  一战成名。据了解,仅单只兴全合宜基金的首募规模已经超过众多基金公司非货币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截至2017年底,有82家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公募规模不足327亿元,其中不乏成立十年以上甚至二十年的老牌公司。

  核心人员出走
  “永远不要被孔雀的羽毛迷惑,它不会飞”,就在兴全合宜成为一种现象级产品时,一位同行如此评价。很难说这种论述中没有“恨我无”的心态,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和光鲜亮丽的规模形成明显对比,该公司的管理层及核心人员正在不断流失,业绩表现亦无法完全匹配其现有体量。

  数据显示,从2014年以来,兴业全球已损失旗下多名重量级大将。2014年2月,时任公司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的王晓明辞职奔私,成立上海兴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晓明于2003年底加入兴业全球,是该公司元老级人物,其任职期间管理的兴全趋势投资一度是兴业全球的明星基金。

  2015年1月,兴业全球明星基金经理、有着“公募男神”之称的陈扬帆与公募告别。其此前管理的兴全轻资产在众多股票型基金中脱颖而出,斩获2014年一季度业绩冠军以及2014年上半年亚军。

  同年“五一”前夕,兴业全球又一位高管——杜昌勇离职。杜氏自兴业全球2003年9月成立时即作为创业团队成员加入公司,曾任兴全可转债混合的基金经理,离职前任公司副总经理兼子公司上海兴全睿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6年5月9日,前董事长兰荣因为“公司安排”辞去兴全基金董事长、法人代表的职务。

  2017年1月20日,兴全基金发布杨东辞任公司总经理,这一重磅消息在当时的投资圈一石激起千层浪。杨东一手创立了兴全基金,曾任兴业证券投资部总经理、总裁助理、投资总监。正是这位兴全基金的凯撒级人物,在2007年6000点和2015年4000多点时向基民明确发出看空警示,因其在牛市时依然能够保持清醒头脑,被基民敬称为基金界的“清醒哥”。

  同年3月1日,兴全基金原副总经理徐天舒在个人博客上正式宣布离职;2017年7月,兴全绿色投资混合型基金(LOF)基金经理杨岳斌、一托四基金经理钟明均因“个人原因”辞职。

  绵延五年的辞职潮还在继续。2018年3月21日,傅鹏博再次以个人原因离职,并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傅在兴全任职9年,其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9年以来累计回报超过437%,超越同行收入,而这一成绩可以说是兴全基金推出新产品时的金字招牌之一。

  跑输行业平均
  离职如此多核心投研人士,不少人都在问,“这还是以前的兴全吗?”

  一语成谶。

  《投资时报》研究员的通过数据分析了解到,核心成员的相继离开确实会令公司元气大伤。人事伤筋动骨,给产品业绩带来的影响也逐渐凸显。

  在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对今年以来各基金公司产品业绩进行的分析中,兴全基金旗下2018年之前成立的主动管理权益类产品(除指数基金外,下同),整体表现相当一般。

  根据数据计算,截至4月3日,剔除2018年成立的基金后,2018年市场上主动权益类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37%,而兴全基金此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1.69%,在103家相关产品不少于3只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55。该公司旗下9只2018年以前成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中,2018年以来累计收益率为负数的有7只,占比近八成。

  具体来看,表现最差的是兴全有机增长,仅今年以来净值已下跌7.81%,在市场上1779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第1702名。其次是兴全绿色投资,收益率为-3.75%,在同类574只产品中位列第350名。

  兴全全球视野、兴全轻资产的净值今年以来亦出现下跌,幅度分别为2.86%、2.7%;近期离职的傅鹏博兴曾经管理过的全社会责任今年以来下跌1.35%。除此之外,兴全精选、兴全新视野分别下跌1.15%、0.89%。
  .投.资.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