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丹东港债券违约又陷人事地震 国开泰富基金缩水至5.7亿

时间:2018年07月09日 08:59:20 中财网
  债券信用违约今年以来已发生不止一起,但踩雷之后频频更换高管的基金公司在业内并不多见。

  国开泰富基金公司近来就陷入这种尴尬局面,此前公司旗下产品陷入丹东港债券违约,现已将后者告上法庭。同时,国开泰富的人事也发生较大调整,总经理、督察长、基金经理相继更换。

  若丹东港后续仍未能偿还本金利息,国开泰富计划如何应对?公司今后如何避免再度踩雷?近来频频发生人事地震,是否与投资丹东港失利有关?就以上相关问题据记者向国开泰富致电致函,公司徐姓员工对记者表示,已将采访提纲交由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公司方面的回复。

  投资债券“踩雷”
  上述踩雷的基金名为国开泰富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6月13日,该基金宣告终止清算。被迫清盘缘于该基金所投资的公司发生债券违约,对方现无力支付本金和利息,选择拖欠债款。

  这一令国开泰富掉入深渊的公司便是丹东港,2017年10月30日,丹东港集团突然发布《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未按期足额兑付本金的公告》,表明该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2014年10月,丹东港集团发行了债券“14丹东港MTN001”,总额为10亿元,期限五年,利率为5.86%。数据显示,“14丹东港MTN001”2015年四季度进入国开泰富岁月鎏金重仓债券名单,并且一开始就买入50万张,占当时基金资产净值的5.82%。到违约爆发的2017年三季度,该债券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已跃升至9.73%,市值达到5022万元。

  就在丹东港宣布未能偿还本息不久,多家信用评级机构对其进行级别下调及风险预警,如联合资信就发布公告称,将丹东港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降低信用等级也增加了企业的借贷成本和难度,对于现金流本来就不宽裕的丹东港集团无疑是重大利空。

  目前,丹东港仍未能清偿债券欠款,国开泰富已将其告上法庭。丹东港违约事件令国开泰富岁月鎏金基金持有人纷纷选择赎回,产品规模也随之急剧萎缩。今年5月22日,该基金规模缩水至0.5亿元,在此情形下,6月13日正式进入清算程序。

  其实,早在丹东港自爆还不上钱时,“14丹东港MTN001”的风险就已被第三方察觉。2016年7月,中债资信将丹东港主体信用等级由AA-降至A+。2017年5月6日,中债估值先后将该债券隐含评级下调至A-与BBB+。联合资信在今年6月6日出具的跟踪评级报告中,也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曾有基金业人士公开表示,丹东港的恶化并非一日之寒,此前早有征兆。对基金经理而言,投资思维不能固化,要始终关注市场变化,及时进行精细化操作。

  既然早有风险埋伏其中,国开泰富基金为何没有减持或退出持有的丹东港债券?好买财富基金研究中心总监曾令华认为,是否能够卖出还要看成交量。通常债券出现问题后,流动性就会消失,想卖未必卖得出去。

  引发人事地震
  在投资债券失利陷入诉讼纠纷的同时,人事频频更迭也令国开泰富雪上加霜。外界不禁猜测,这可能与旗下产品踩雷,引起舆论关注有关。

  就在国开泰富岁月鎏金宣告清盘的前一个星期,管理该只基金多年的基金经理洪宴离职。洪宴在债券市场颇有资历,曾任光大银行资金部投资交易处处长,获得过2010年及2012年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优秀交易主管”称号。

  在基金经理走马灯似的基金行业,洪宴在国开泰富已属老员工。2013年12月23日至2018年6月间,他一直担任国开泰富岁月鎏金定期的基金经理;2015年1月,开始同时管理国开泰富货币;2016年12月,混合基金——国开泰富开泰灵活配置也由洪宴掌管。也就是说,在离职前,他所管理的产品横跨债券、混合、货币三个类别。

  老员工如洪宴,在踩雷事件后也离开老东家,这似乎成为国开泰富对外界或是股东方的一个交代。然而,该公司近期离职的员工还不止基金经理,今年6月11日,其副总经理兼代总经理朱瑜亦离职,朱瑜自2016年7月就在国开泰富任职,已在该公司效力近两年。

  朱瑜代任总经理的时间尚不足两个月。今年4月25日,国开泰富原总经理李鑫离任,由朱瑜暂时接任。朱瑜的继任者是杨波,曾就职于泰康资产,2018年4月才正式加入国开泰富。不过,杨波目前的职位仅是代总经理,还未被正式确认为总经理。

  不仅总经理迟迟未能正式落地,国开泰富督察长也发生变动。今年5月14日,肖强离开国开泰富,不再担任公司督察长一职。他的继任者是岳斌,与肖强一样都曾在国开泰富股东方——国开证券任职。

  国开泰富自2013年7月成立以来,未曾有过如此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而更令公司烦恼的,或是成立5年来迟迟长不大的公募管理规模。数据显示,2017年三季度末,该公司规模曾达到11.3亿元,但如今已缩减至5.7亿元,在12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18。

  规模大幅缩水的原因,绕不开此前唯一的债基——国开泰富岁月鎏金投资失误。该基金2017年三季度末规模达到5亿元,但踩雷事件曝光后,投资人纷纷选择赎回,2018年一季度末规模仅为0.5亿元。

  此前占据整体规模近半壁江山的债基清盘后,国开泰富旗下目前仅剩三只基金,包括货币基金国开泰富货币,以及灵活配置型基金国开泰富开泰、国开泰富开航,截至今年7月5日规模分别为:3.3亿元、2.1亿元、0.28亿元。
  .投.资.者.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