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对冲基金掌门人阿克曼 复活!

时间:2019年01月10日 14:35:36 中财网
  低迷3年的阿克曼复活。

  潘兴广场基金(PershingSquare Capital)净值11月份上涨5.0%,今年以来上涨11.3%。在2014年大涨40%之后,随后三年回撤,基金规模也从高点时的200多亿美元,下跌目前50多亿美元。

  2015年前连续11年年均净回报达21%,让阿克曼成为对冲界的明星,要知道同期标普500回报率仅为5.76%。

  现在说潘兴广场基金好或者坏其实都还早,投资更像是长跑,不到终点那一刻,不能有“定论”,但这不妨从他的经历中,找一些选基金的认知,鉴往知来。

  做空难赚钱
  事情的转折往往有标志性的事件,潘兴广场的转折点败在了对康宝莱的做空上。

  5年前,阿克曼首次披露持有10亿美元康宝莱空头头寸,当时他指责康宝莱的业务是金字塔骗局,还把康宝莱领导人比作纳粹分子、黑手党和毒贩子。然而,就在他极力用演讲口才贬低这家公司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演讲当日康宝莱股价上涨24%,狠狠地扇了阿克曼一记耳光。

  从此,他和康宝莱最大股东卡尔·伊坎互掐起来。不幸的是,康宝莱股价不但未跌,还自阿克曼首次公开做空康宝莱之后累计大涨95%,这直接拖累基金业绩。

  2015年标普500下跌0.73%,基金下跌20%。投资者不断撤出潘兴资本,导致该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不断下滑。2015年潘兴广场资产管理规模缩水20.5%,2016年缩水13.5%。

  美国媒体报道称,今年3月份,阿克曼已经清空做空康宝莱的仓位。

  从最新基金的持仓看,已经没有空头头寸,主要集中50亿美元以上的大市场值公司。前五大持仓为餐饮品牌国际公司、品牌连锁店劳氏公司、墨式烧烤公司、美国联合技术公司、自动数据处理公司。

  做空历来是难度很高的事。做一只股票,最坏的情况是股价跌至0,损失所有投出去的钱,而做空则不一样,技术上损失可以无止境。

  就算找出一只基本面差的股票,但不一定会在持空仓的时候下跌,做空是站在上市公司、之前投资者的对立面,他们还会有各种手段进行对抗。做空者面临的是时间和基本面两者都对才能赚钱,而对手可能只要一样就可以赢,做空间最终可能看对了基本面,但被迫在赚钱之前出局。

  巴菲特在2002年股东大会上曾回答关于做空的提问:
  查理和我过去在上百只股票上有过做空的想法,如果我们实施了,我们可能已经变成了穷光蛋。泡沫的演化基于人性,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它会破裂,或在破裂之前它会膨胀到多大。

  A.W.Jones有一个多空模型,并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成立了知名的对冲基金。最终A.W.Jones出了问题,其分拆基金的大部分惨败。有些人自杀,有些人失去财富然后去开出租车。本杰明。格雷厄姆没有发现做空可以很成功,他有相当多的对冲投资是成功的,但在少数投资上他损失巨大。

  在1954年,我有一个痛苦的做空经历。10多来年我都没犯错,但随后10个星期我犯了大错,这是个关键时期,我的资产净值快速蒸发。做空是困难的,你必须少量下注,你不能只在一个公司上做空。只要一个做空就能杀死你,当股价上涨时,越来越多的钱会被消耗掉。

  重视运气在投资中的影响
  选择一个基金的时候,业绩影响是全方位的,正如行为金融学里说的:影响你对股指判断的最大因素是股价的本身。如何在看基金的时候,不要受过去的影响呢?可以给基金的业绩打个折。

  笔者的经验是投资最终的业绩=30%能力+30%运气+40%情绪管理。

  不论如何,投资中是不能排除运气的成份。在阿克曼11年业绩的加持之下,投资者看到往往都是光环,所以他的基金规模几乎同时期达到最大。

  在2014年阿克曼如日中天的时候,接受过英国《金融时报》的访谈,他说,“不同于其它任何行业,这里有好的基金,有不好的基金,也有伟大的基金。(但是)请换种方式称呼我们,我觉得那样会更好。我们与其它大部分对冲基金相同的只有费用这一项;我们收取管理费和(超额)奖励费用。”

  他还为成功找到一些原理,“但我们是非常不同的,我们不用杠杆,我们一半的资金是不动的,有70亿美元在上市机构Pershing Square Holdings中。我们十分专注并且拥持仓周期较长,差不多四年、五年或六年。”

  事实上,不论何种策略,连续的高回报是难以实现的,都知道“一年翻一倍的人好找,三年翻一倍人很少”。

  任何策略都有其适用的假设条件,也就是任何策略,其成功的实施都会有“运气”成份。只是成功者,如张爱玲所说“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当然,假设条件越小的策略,适用度越广,要求的“运气”越少,回报当然也就越小。

  《大空头》的作者刘易斯写过另外一本书《说谎者的扑克牌》,里面有一个故事: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把人分为三人一小组,然后随机的抽取一人为组长。心理学家给每个小组发了四块饼干。在每个分得一块之后,组长很自然就占用了第四块。

  刘易斯总结说,我们容易把运气,当成自己的实力。在资管这一行业,多把成功归于运气,少归于努力的人,或许才更为靠谱呢。(维基揭秘)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