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基金热 买它一定赚钱吗?

时间:2021年02月20日 10:04:08 中财网
  原标题:数说|全民基金热,买它一定赚钱吗?
  开工首日,股市未能迎来开门红,沪市微涨0.55%,深市和创业板则翻绿下跌。刚在资本市场尝到甜头的基金投资者遭遇利润回吐,关于#牛年基金热还会持续吗#的讨论正在发酵。


  对于基金和理财的关注,从年前就已开始。即便没有真正购买蔡嵩松管理的基金,人们也很难忘记其网传7000万年终奖,而至于易方达的张坤,这位管理着千亿规模的基金经理,被基金圈ikun称之为“全世界最好的坤坤”。拥有高收益、高回报也承担着高风险的基金经理到底是一群怎样的人?股票基金真的是投资的终点吗?

  基金经理:高开高走的人生
  在人们的固有印象中,基金经理大多从学生时代就拥有高开高走的人生,伴随从业年限的增长,连发际线都变高了。

  Giao数据从国泰安数据库整理了4255名基金经理的背景资料,统计发现:好学校、高学历、财经或理工专业、男性偏多是基金经理的四大标签。上文提到的张坤同时具备上述4个特点,性别男,毕业于清华大学,拥有研究生学历,生物医学专业背景。


  基金经理能帮你赚多少钱?

  在这一轮受到网友关注的基金经理,其实只是上述4000余位基金经理中的一部分。他们管理着主动型股票基金或是以股票为主的混合型基金,在2020年取得了远超股指的年化收益。

  市面上的基金,根据投资对象不同,可以被简单分为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货币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截至2021年2月19日,天天基金收录了1444只股票型基金、1922只债券型基金、469只货币型基金和3826只混合型基金。

  那么,这类基金经理能帮你赚到多少钱呢?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这些股票基金中,基金规模最大的10只基金分别为:易方达蓝筹易方达中小盘、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兴全趋势易方达消费行业、诺安成长、兴全合宜、富国天惠、广发稳健增长和睿远成长,下图提供了对应的基金经理。

  上文提及的张坤,其管理的易方达蓝筹重仓贵州茅台、美团、腾讯,在2020年度涨幅达到95.09%,基金规模达到677.01亿元。而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重仓中芯国际等半导体公司,在2020年度涨幅为39.10%,基金规模达到327.76亿元。


  图中后两位,是目前在互联网上热度也非常高的公募新秀。赵诣管理的农银新能源主攻宁德时代隆基股份新能源行业,在2020年斩获163.49%的年度涨幅;而管理中欧医疗健康的女性基金经理葛兰凭借爱尔眼科恒瑞医药等医药类股票亦表现亮眼。

  股票基金是投资终点吗?

  股票基金之所以会破圈,与近期的火热行情关系密切。追涨杀跌的市场情绪下,普通人很容易在市场大涨时涌入。长期来看,股票基金真的是一种好投资吗?

  从原理来说,股票基金有一篮子股票,并且由专业基金经理打理,再加上混合型基金会搭配债券等资产对冲风险,整体表现会比个股更为稳健。

  因为混合型基金需要观察持仓进而分辨是否以股票为主,我们简单地使用股票型基金来观察最近一年(2020年2月3日-2021年2月2日)股票基金的表现是否优于个股。

  从行情来看,在超过40%的个股亏损的前提下(仅统计上市满1年个股),股票型基金仍有不错表现。在天天基金收录的千余只股票型基金(仅统计上市满1年基金)中,仅有4%不到的基金在最近一年亏损。


  而把视角放得更宽,时间拉得更长,
  部分主动型股票基金的收益确实跑赢其他资产,但投资者仍可能在中途遭遇大幅回撤。

  以张坤的易方达中小盘基金为例,如果在2010年以100元购入若干份额,这些基金将在第二年跌去四分之一,第三年第四年虽然行情有所上涨,但仍无法回本。与其他资产相比,在2010年到2018年,易方达中小盘的涨幅没跑过深圳房价,没跑过标普500,也没跑过京沪房价;易方达中小盘直到2019和2020年才把其他资产远远甩开。

  冲进市场的年轻人会成韭菜吗?

  基金圈之所以在今年饭圈化,除了基金行情迅速翻红外,与大量跑步进场的年轻基民也密不可分。正如一个网络段子所写:“你抄底诺安,我满仓白酒,他梭哈新能源,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一时间似乎所有年轻人都跑去买基金了。

  数据印证了年轻人对基金的偏爱。

  第三方机构Mob研究院《2020中国基民图鉴》指出,在2019年6月-2020年7月期间,通过支付宝、微信、京东金融、天天基金、蛋卷基金等渠道购买基金的互联网新增基民中,有16.1%在18-24岁之间,43.9%在25-34岁之间。无独有偶,天弘基金在2020年11月发布的《基民理财心态观察》也指出,18-35岁基民占6成以上。


  而腾讯证券1月发布的《中国股民行为报告》则指出,
  90后对于投资风险的容忍度较其他年龄层都要高。

  报告提醒,有9.9%的90后追求资产大幅增长并愿意承担较大风险,在各个年龄层中占比最高。

  在狂欢之下,非理性交易正在浮现。

  天弘基金发布的《基民理财心态观察》提到一个有趣现象:当持有基金亏损5%-10%时,基民就开始出现明显焦虑。急性子基民持有单只基金不超过3个月。而95后基民每天要查看基金收益3次,正所谓“上秒跌,下秒就割肉”。

  上文提及的蔡嵩松主理的诺安成长基金曾在1月28日-2月3日一周中下跌7.98%,同类业绩排名跌至3137/3144,泛着绿光的蔡经理狗狗手办和“赢钱蔡总,输钱蔡狗”的口号开始流行。

  当人们口里开始津津乐道“易方达蓝筹”、“诺安成长”、“中欧医疗”这些原本陌生的名字时,大概已经忘记了在最近半年多来痛苦收缩的债券基金,其实债基稳定保持8-9%的年化收益也才过去一年。

  风潮过后,债券基金面临净值大跌、大额赎回,光明的未来或许难以为继。而股票型基金天然具备的高风险高收益属性将大幅放大收益和亏损,早年手持易方达中小盘老基民就有太多没扛过2011-2013的低潮三年……
各版头条